1首页>新闻中心>

    日本反思录:依赖中国供应链的功过与是非

     汽车整车:新冠放大了成本的阴影

      据日刊工业新闻称,中国是世界最大的汽车销售市场销量占全球总量的30%,各公司积极投入主力车,成长为承担业绩的市场。近期受中美贸易摩擦、环境限制与新冠疫情的影响,生产企业人工费用高涨、供应链对中国的过渡依赖等问题都突显出来。面对中国巨大的市场,生产与销售策略都需要重新检视。

      从2019年的市场业绩来看,日本车企在华销售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汽车销量2576.9万辆,同比下降8.2% 。这主要原因是由于中美贸易摩擦造成的消费停滞。但日本却得到了好消息。相对于欧美企业的业绩下滑,日本企业的总销售台数比去年增加了2.7%,达到456万台。三菱UFJ摩根士丹利证券高级分析师杉本浩一认为:“在向质量转变的过程中,日本企业的品质和成本等得到了认可。”

      进入2020年,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日系厂商2月的新车销量比去年同期大幅减少了约7至8成。这个数字会在疫情过后可以得到恢复,但真正需要担忧的是中国车企,在国家政策的扶持下也成长起来了。虽然在2019年中国制定了有利于日本车企的新能源汽车“NEV限制”,但在贸易摩擦下,政府主导的扩大市场将会背离“NEV限制”的要求。日兴证券木下寿英股份调查部的资深分析师预测,“即使扣除新冠疫情的影响,2020年的市场依然严峻”。

      另一方面,日产汽车供应链中有很多零件在华生产。新冠疫情使零件的生产与物流都受到了影响。同时日企与中国当地企业的人才争夺日益激化,日本在华企业人工成本大幅度上涨,使其成本优势逐步丧失。重新部署供应链变成了迫在眉睫的议题。

      中国无疑是一个长期增长的市场。但是,考虑到难以设想的外部环境风险,有必要多准备灵活的战略。因此,不仅仅是新冠肺炎病毒的压力,成本上升也是迫使日本需要重新部署供应链

      汽车零部件:进一步分散

      各汽车零部件公司为了配合整车制造商的海外发展,开始了属地生产。中国也不例外,作为成长中的市场获得了持续的投资。目前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和中美贸易摩擦等不确定性变大,中国自身市场的魅力并没有改变。但是,中国作为最大的集中出口据点的位置发生了变化。

      受美中贸易摩擦等影响,中国的汽车销售减少,新冠疫情加速了这一趋势。6家日系汽车制造商在2月的中国新车销售比去年同期下降了约8成。尽管如此,中国市场的存在感,依然非常坚挺。日本活塞环的山本彰社长断言:“尽管新冠疫情正在扩大,但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市场,仍然很有魅力。”因此,日本在江苏仪征市的活塞环工厂,仍将按计划在2021年建设新生产线。

      但并非都是这样的坚定信心。为了避免过度依赖中国供应链中心,将生产转移到中国以外的地方,成为汽车制造商一种常见的选择。根据日经社最新报道,以汽车导航系统为例,世界生产的50%的汽车导航和车载系统依赖于中国。但是为了避免美中贸易摩擦和关税等风险,汽车零部件厂商正在将可能的生产转移到日本和墨西哥,大大降低了中国的生产比例。而2018年法国汽车零部件制造商佛吉亚Faurecia以1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日立拥有的汽车导航系统日本制造商歌乐Clarion的股份,强化控制。

      提供汽车悬架及驱动连杆的日本合资公司万宝井Yorouzu,在武汉广州都设有工厂。通过产品设计的标准化,实现了在中国生产的零件在东南亚和日本的生产基地也能以同样的品质生产的体制。受新冠疫情的影响,武汉工厂被迫封锁的时候,该公司91%的产品已经可以脱离中国工厂:152个品种中的138个可以在世界各国的其他工厂替代生产。在最大限度发挥在需要地附近生产和供给的“地产地消”的同时,也采取了分布式策略,以便应对中美不确定性因素的影响。

      丰田汽车系的零部件制造商以地产地消为基本战略,以东日本大地震为首的大规模灾害为契机,在世界范围内推进了生产地的分散化和代替生产等。电装DENSO和爱信精机AISIN等一级供应商Tie1将中国定位为成长市场,强化和整备生产基地,同时也调整生产方面的风险分散体制。

      但是在2级以下的供应商中,存在依靠大量廉价生产实现低成本的中国供应商。通过对供应链整体进行紧密管理,来降低采购风险。

      中国的工资水平随着经济增长而上升,作为生产、出口据点的成本优势正在减弱。国际贸易投资研究所的高桥俊树研究主干指出,以成本上升和风险分散的观点来谋求中国以外的分散化是紧迫的课题。虽然在中国推进地产地销,但是作为出口据点,则不可避免的发生着变化。

      机床:面向内需有机会

      日本的机床制造商在中国的生产迅速恢复。德玛吉森精机、日本津上、沙迪克复工率达到80%。受新型冠状疫情的影响,各公司不得不在春节后停摆。但是,疫情被控制的征兆出现已经一个月,工厂的人员基本全部归岗。由于美中贸易摩擦和人工费的高涨,中国作为世界工厂,有陷入不能全面运转的趋向。但是对于机床行业来说,它仍然是满足当地需求的重要供应基地。并没有出现行业的萎缩。

      “在第一季度中中国市场比率可能高于全世界其他的国家”。机床大企业的负责人指出,在全球机器销售不振的情况下,中国事业正在迅速恢复。

      由于春节以来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而处于休眠状态的中国顾客重新开始活动,日本津上(TSUGAMI)精密机床在浙江省工厂开始高比率复工。在新冠疫情高峰时期,春节返乡的工作人员不能返回省内,但现在已经完成了新近订单和疫情爆发前积存订单的制造。

      德玛吉森精机在制造加工中心(MC)的天津工厂调整了人员体制,3月中旬几乎全部开工。在沙迪克,苏州和厦门共有2家工厂复工率达到80%。

      中国市场占外需的2-3成。沙迪克社长古川健一表示“主要客户的小型精密模具产业主要集中在中国”。对日本的机床产业来说,中国现在依然是最重要的地区之一。而且发展潜力还很巨大。

      在中国的日企,由于人事费高涨和中美霸权之争,难以继续经营,因此不断缩小、撤退。以廉价劳动力为导向的“世界工厂”现在正在转向东南亚等地。但是日本的机床产业,以中国生产为主,并主要面向中国的内需,与世界工厂和其他产业明显不同。

      以西铁城表业为例,它在中国山东省,生产仍然扩大两倍——尽管许多中国其他钟表零部件关门。这种趋势是在美国和中国摩擦最严重的2019年底,就已经开始了。而西铁城钟表的工厂扩张,也使得用于高性能终端产品中的高精度零件用机床需求增加。只要中国社会追求高品质生活,需要最佳的终端产品,那么这些产品的制造,就会进入日本厂商最擅长的高性能的尖端机床领域。在美中霸权之争中,美国提出要回归制造业,但是日本机床行业对此不以为然,“世界最大的加工市场不可能转移到以IT产业称霸的美国”。 

      当然,日本厂商对于中国竞争者的追赶,以及适应中国相关规定,也十分吃力。但是,这种付出的代价,也得到了回报。